Jamal Crawford:快艇比其他地方更像家-Haters-黑特籃球NBA新聞影片圖片分享社區

5月3日訊 快艇季後賽被拓荒者淘汰後,J.J. Redick和Jamal Crawford為《The Vertical Podcast》錄制了一期節目,期間,倆人談了很多事情。

對於季後賽第六戰,Crawford說:「那天的更衣室是我見過最傷感的之一,你想不到有些人會哭,所有的情緒都宣洩了出來。我們真的在場上貢獻了所有的血、汗、淚,那是一種讓人驚訝的感覺,因為我們所有人的感覺都是一樣的,那種感覺彌漫了整個更衣室。」

Crawford說,當看到Paul Pierce哭泣、聽到主教練Doc Rivers和老板Steve Ballmer哽咽時,他整個人啞然失語。這些場景都發生在比賽之後和新聞發布會之前的那段時間里,但是,哪怕是比賽結束後很久,這樣的感覺依然沉重無比。

Redick說,他感覺整個賽季就像是一次情感過山車:「對我個人而言,我克制住了那些情感,我覺得其他人可能整個賽季也都抑制著自己的感覺。」但是,到了第六場之後,所以被壓抑的情感統統爆發了。Crawford說,在回程的航班上,自己看著窗外就哭了。Redick則說,當他賽後回到更衣室的時,他也需要花點時間平復自己。

Redick總結道:「我覺得,這種集體性的感情釋放,非常好地說明了這個團隊的團結友愛。」

節目中兩人一些重點討論如下:

關於Austin Rivers的第六戰表現:

Redick用「鼓舞人心」來形容小Rivers的第六戰表現,他說,自己本來就非常尊重小Rivers,但是看到他帶著眼傷比賽,他對小Rivers的敬意提升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。

Crawford則說,小Rivers就好像剛剛跟拳王Mayweather打了12回合一樣,隨著比賽進行,他的傷只會越來越重,而且他還得繼續對位Damian Lillard。「在那個夜晚之後,之前說過小Rivers壞話的所有人都對他刮目相看,」Crawford說,「對於他們以後是不是還說(小Rivers的)壞話,我表示懷疑。」

關於快艇這個特殊的集體:

Redick說,第六戰賽後大家的情感釋放部分原因是,大家可能意識到,這是最後一次跟一些馬上要成為自由球員的隊友一起戰斗了。他說,他覺得這支快艇本來有機會做一番特別的事情,這種讓人們失望的感覺,自己也覺得很掃興。在談到這支球隊的質量時,Redick說,他聽到過韋斯利-約翰遜說這支快艇是他在NBA待過的最好團隊。「能成為這支球隊的一部分,真的會心存感激和感恩之情,」Redick說道。他還表示,在洛杉磯建立起的關系,是他在NBA中最好的。

Crawford正是快艇隊內將成為自由球員中的一員,他說,他在NBA打了16年,快艇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感覺更像家一樣:「我知道自己的角色,我尊重自己的角色,我尊重我的隊友們,我不想改變,所以,我非常、非常幸運能來到這里,我想在這里待更久時間。」

關於保留球隊核心陣容:

Crawford說,他覺得快艇的核心陣容沒什麼問題,沒能更上一層樓只不過是運氣不好。Crawford說,在NBA里化學反應的作用被低估了,這支球隊就有很好的化學反應。他說:「跟這支球隊的核心陣容一起取得突破,意味著一切。」

Crawford承認,去年夏天他也不知道所有人能不能合適,但最後證明了的確可以。他也創紀錄地得到第三個最佳第六人獎,Crawford說:「這次的意義比前兩次都重大,因為賽季前我完全沒想過自己能得。」

關於再打五年:

Redick和Crawford都相信自己能再打五年,Crawford說:「41歲的時候我會在洛杉磯健身俱樂部打球,所以,如果自己還行的話,為什麼不跟世界上最好的球員們對抗呢?」

關於職業生涯結束:

Redick說,一旦不打球之後,他會找一些自己同樣熱愛的事情:「但是這也很麻煩,因為我們已經把一生都奉獻給了籃球。」

Redick猜Crawford退役後可能還會從事與籃球相關的職業,Crawford表示同意,他還說,比起執教,他更可能會做解說或者俱樂部管理工作。